外遇,離婚
誰謀殺了愛情?


馬永年
   俗話說「婚姻是愛情的墳墓」,一語道盡多少辛酸淚,多少人因此聞婚色變。的確讓人感嘆愛情的消逝,但可曾想過,同樣這句話也充滿了弔詭:是人選擇用稱為婚姻的墳墓來埋葬已死的愛情,還是在進入婚姻後親手將愛情活埋?還有,這是上帝所設計的愛情嗎?
   要談聖經中的愛情,就不能不看《雅歌》。但受到《雅歌》本身內容的限制,歷經數十個世紀寓意法晦澀的解釋,經文仍始終是講道中的稀客,直到近年來才逐漸有人試著從愛情詩集的角度,讓我們在字裡行間一窺上帝創造中的愛情:
   「求你將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,帶在你臂上如戳記」(歌八6a)簡單兩句話,點出了愛情具有濃烈歸屬的特性。「印記」與「戳記」代表的是主權、一種隸屬的關係。就如保羅說:「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」(加六17),或說我們基督徒都「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」(弗一13);又像是我們會在新買的書上蓋著「XX藏書」的印章,以宣告書的所有權。愛情或婚姻裡的關係正應如此:因著愛,我們彼此隸屬。就如手指上小小一個環的宣告:我屬她,她也屬我。
   為什麼在這樣的愛情關係裡,我們需要彼此隸屬?「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,嫉恨如陰間之殘忍;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,是耶和華的烈焰」(歌八6b)。愛情如死亡般堅強,當死亡找上門,任何人都逃不出其手掌心;由愛而生的嫉妒又像陰間一樣殘忍,想要完全佔有的慾望,讓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。愛情是不可能與人分享的,就像烈燄吞食著一個人,保證100%燒傷,無一處可倖免。面對燎原大火,還能期盼大雨來澆熄,但這上帝所賜愛情的火,卻更為猛烈、堅韌。
   因為「愛情,眾水不能熄滅,大水也不能淹沒」(歌八7a)。面對每天襲面而來的眾水:學業、工作、時間、帳單、家人關係等的壓力,沒有一件是大事,卻沒有一件能忽略,已經超載運作的時間表,哪裡還有空檔留給愛情?還有突如其來的大水:大地震、恐怖攻擊、全球經濟萎縮等等,沒有一件可以預測,但只要一件就足以讓你喘不過氣,等你回過神,愛情早已奄奄一息。
   如果有這樣的愛……絕非得來不費工夫,甚至需要你先邁出冒險的一步!雅歌中三段前後呼應的經文,正好說明女主角心境上的轉變。「良人屬我,我也屬他」(歌二16a)是最自然不過的反應,開口說「我愛你」是要冒險的,雖然期待對方一句「我也愛你」,但也難免會得到冷冷的一句「你神經病」。
   但不久之後,他們的愛情逐漸成長,她願意說:「我屬我的良人,我的良人也屬我」(歌六3a),願意冒著被拒絕的風險,先將自己的底牌掀開:「我愛你」。接下去她更改口說:「我屬我的良人,他也戀慕我」(歌七10),同樣冒險,但更有信心。當她先將自己的心交出去,不只相信會得到正面的回應,更用了強烈的「戀慕」這個詞,是心裡最深的渴望、是能將人完全征服的力量。她相信自己的付出,所得到的回應將遠超過「我也愛妳」,而是「我也瘋狂地愛著妳」。
   即便如此,在看不見回報時就先將自己交出去,仍然要冒風險,但這似乎就是聖經在描述愛情時的精華。因為婚姻最根本的概念是盟約的關係,「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,就全被藐視」(歌八7b)正暗示了這層關係。
   如果愛情能標出價格、能用財寶換愛情,這樣的關係稱為「契約」,是一個雙方都認為交換條件公平的約定。今日許多的活動都涉及契約的行為,但聖經中的婚姻卻是「盟約」(參閱瑪二14)。盟約是個逐漸消失中的藝術:「人言為信」、「歃血為盟」、甚至「海誓山盟」都逐漸被追求個人利益所擊潰。但對基督徒來說不可忘記的是,神與人的關係也是以寶貴的盟約關係為基礎。
   上帝用彩虹向挪亞立約、用割禮和亞伯拉罕立約、用耶穌基督的寶血和我們每一個人立約,背後都是盟約,並且每一次的立約,都是大能的神主動。雅歌中的女主角還能期待另一半有相對的回應,但上帝所付出的,卻永遠無法從人的身上得到相稱的回應,保證賠本的生意,卻因為愛,祂願意冒險先走一步,等候我們的回覆。祂所創造的愛情與婚姻也是如此,需要我們在裡面願意冒險先付出。
   看來所謂「婚姻是愛情的墳墓」,其實是自己的雙手活埋愛情,卻讓神所設計美好的婚姻關係背上黑鍋。要在平凡的婚姻生活中欣賞愛情很不容易;在生活的大水與眾水之下培育愛情也很難;一反周遭「自保」、「利己」的心態為愛情、婚姻犧牲更困難。在教會裡我們常彼此提醒是為主而活,不要忘記,愛情和婚姻也是生活的一部分,千萬別親手扼殺了愛情,期盼你我都能重新向神支取力量,讓我們的愛情能甦醒、甚至復活過來。